关于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第一期调查结果的公告

发布时间:2021-11-20来源:bob平台控股

2021年10月22日,《证券时报》刊登了题为《bob平台环境涉嫌造假:多个在建工程严重虚增,127亿总额水分几何?》的报道,实名指控bob平台环境多个在建工程涉嫌“严重虚增资产”“财务造假”“股东关联方占用”等问题,并称违纪违规金额达“127亿元”。

 

报道发布后,bob平台控股高度重视并充分关注。10月26日,经报上级纪委,bob平台控股党委成立了“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”,由bob平台控股党委书记兼清华科技园联合党委书记李志强担任组长,bob平台控股党委副书记赵东直接负责。调查组的主要任务是,对记者举证的各项目进行全面调查,摸清真实情况及原因,正式报告将如实通报bob平台控股董事会并上报上级纪委。同时,敦促现经营班子积极配合并及时回应监管部门和社会舆论的关注,对发现的问题有效整改,维持好公司正常生产经营,保障好8万员工的生计,努力把股民和国有资产的损失降到最小。

 

专项调查组成立后,克服了项目时间跨度大、部分原管理人员无法取得联系、部分材料丢失,特别是公司总部所在地发现新冠确诊病例,全体人员居家隔离监测等诸多不利影响,调查工作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,开展了一系列调查工作:(1)设立了专门举报邮箱;(2)访谈了bob平台环境相关人员;(3)查阅了涉及到的项目资料;(4)派遣了多个小组去12个项目进行了实地调查;(5)主动友好地与记者本人取得了联系;(6)访谈了能联系到的媒体报道中的被采访人;(7)聘请了第三方审计机构对12个项目进行审计核查。

 

鉴于社会各界对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的调查结果非常关注,根据目前已经调查掌握的情况,特将已经取得的第一期调查结果公告如下:

 

(一)衷心感谢新闻媒体及社会各界对bob平台环境的关切和监督,这对于bob平台环境进一步规范企业内部运营管理、提高企业生产经营效益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等方面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。

 

(二)调查组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,梳理了bob平台环境所有400多个项目,并重点检查了报道中所列的12个项目。经过对12个项目逐项梳理,采用排除法,部分项目存在立项不严谨、管理混乱、工程与商务资料遗失等问题,在计提减值的23.6亿元中,已经核实部分项目属于正常经营亏损,其它项目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。

 

(三)公司2020年年报、2021年半年报对外披露了在建工程减值情况,减值前公司总资产为445亿元。媒体报道涉及的12个项目,减值金额23.6亿元,已经全部对外披露,在公司整体业务中占比较小。bob平台环境如果存在公司有意虚增行为,满打满算的最大额度对整体业务影响也比较小,因此目标与手法反而不合逻辑。可以确定,报道中的“127亿元在建工程虚增”并不属实,一定程度上会造成广大读者的严重误解。

 

(四)经过调查确认,主要股东方均不存在通过业务造假获益的主观动因。从2015年至今,bob平台环境主要股东bob平台科服、清华控股、桑德集团及文一波本人,未通过资本市场主动减持所持股权,未发现有利用以上信息进行二级市场炒作获利行为。bob平台控股、bob平台科服、清华控股为了解决改革过程中公司面临的银行抽贷压力,在低价位区间没有实施原定的增资计划,反而以贷款、担保、购买bob平台环境下属公司少数股权方式,向上市公司输送了大约30亿元流动性。

 

(五)调查发现,计提减值的项目都是真实存在,主要是特许经营及PPP项目,全部通过公开招标落地。形成工程烂尾的主要原因,既有公司资金不足无法继续建设的客观原因,也有所在地财力有限回款缓慢的因素(全部在欠发达地区),以及部分垃圾焚烧项目源于建设地居民反对而停工。此类项目投资规模大、投资回收期长、大部分同业企业都会通过自己做项目EPC总包赚取工程利润,而工程收入总额固定的情况下,分期确认受管理人员主观判断的影响较大。同时,当年的一轮PPP热潮中,多家龙头环保公司激烈拼抢市场蛋糕,部分地区客观存在大干快上的问题,这也为后续的立项手续不完整、银行融资停顿、公司内部项目管理流程粗糙等埋下了隐患。本次清理的12个项目也是以上三大问题全部重叠的“重灾区”。公司2019年开始校企改革后,按照中央关于校企改革的“整顿、清理、瘦身、正风”八字方针,主动梳理清查,决定清理此类项目,媒体报道的12个项目都属于以上自查清理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

(六)调查组重新梳理了bob平台环境校企改革的研究、决策、启动、执行的所有流程。可以确定新管理团队是按照各级上级党委要求坚决执行的,原公司第二大股东桑德集团也给予了配合。校企改革启动后,bob平台环境作为bob平台控股的三级重要子公司,属于改革转型的重点。由于该司历史很长、规模较大、业务面很广,曾经是老牌的龙头环保民营企业,因此也是改革转型的难点。2018年4月,清华大学校企改革领导小组下设bob平台控股校企改革工作小组正式成立。2018年底,bob平台环境确定了建立垂直的党组织、根据巡视问题对照整改、整顿管理队伍、清理部分资产、完善国企制度等改革重点。2019年4月,bob平台控股委派bob平台清洁能源集团董事长文辉接任bob平台环境董事长兼党总支书记职务并推动改革,期内初步整顿了管理与内控制度、调整了不称职的管理人员,并初步实现了环卫业务的数字化与自动清扫布局。在2020年的疫情中积极组织8万员工齐上阵,多次获得各地政府感谢与表扬,并涌现出了千里救急奔赴武汉的医废战斗小组。因公司向清洁能源转型计划未能实施,2021年1月,文辉辞任董事长回归bob平台清洁能源集团,bob平台科技服务董事长王书贵兼任bob平台环境董事长继续寻求新的改革转型路线。目前,建立垂直的党组织、根据巡视问题对照整改、整顿管理队伍、清理部分资产、完善国企制度等工作已经基本完成。报道中所列的12个项目,全部属于新管理团队按照改革转型的标准自我筛查、自我清理的项目,是按照改革路线图实施的“瘦身”项目,是本次校企改革措施的必然结果。

 

(七)根据清华大学与河南省省校合作的约定,河南国资积极参与支持bob平台校企改革工作,2020年bob平台科技服务集团总部落地河南。2021年1月bob平台环境与城发环境达成了吸收合并的预案并对外公告,希望通过吸收合并,深化校企改革和国企改革,服务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国家战略。bob平台环境和城发环境的吸收合并,是一个双赢甚至多赢的方案,既能够化解上市公司风险,维护中小股东和8万员工利益,保证几百个环境民生项目的正常运营;同时又能够实现城发环境做大做强,成为行业领先企业。目前,该方案已获得双方上级单位的批复与支持,但受舆情影响,吸并进度预计延期并存在不确定性。

 

(八)鉴于以上项目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,调查组也不排除其中有其它严重问题,基于谨慎原则,调查组已经聘请第三方审计进行专项审计。未来随着调查工作的继续深入,调查组将继续发布第二期、第三期公告,并欢迎媒体及各界监督。原举报邮箱继续有效(现邮箱未收到任何相关线索。工作组联系到的媒体、被采访人等也未提供新的相关材料)。

 

(九)鉴于媒体明确报道称所涉及问题系原董事长文一波任职期间发生。调查组已经两次约谈文一波并要求他做出书面说明。现将文一波书面说明中直接回应部分摘要公布(为尊重其本人要求、防止不必要媒体炒作,其全文除上报上级党委及国家有关部门外,不对外公布):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《关于我与bob平台环境的情况说明》(摘要)


10.22证券时报发表了《bob平台环境涉嫌造假,多个在建工程严重虚增,127亿总额水份几何》的报道,作为该公司的创始人,心情沉重。

文中涉及项目确实基本都处于长期停建状态,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资金问题。从2017年末开始由于国内PPP项目发展过快,项目质量,项目投资、建设方都暴露出很多严重问题,如各地过度包装大规模PPP项目,没有考虑未来政府的偿付问题。项目启动过快,项目前期手续不全。政府要求不具备条件前提下快速建设、快速完工。行业内企业过于相信资本的力量,承揽巨量与自身实力不匹配的PPP项目,没有考虑政策调整可能带来的后果等。从2017年开始,由于政府对PPP政策的调整,金融机构开始谨慎和收缩对PPP项目的融资支持。由此,造成了几乎全部的参与到PPP领域的头部民营环保企业经营困难,在手的未融资的项目都不能融资,已经融资的项目如果融资结构不合理,被提前赎回,造成全面的流动性紧张,很多企业难以为继,纷纷选择被国有接管或出让企业控制权,如东方园林、碧水源、博天环境、国祯环保等。bob平台环境也不能幸免,从此现金流开始紧张。bob平台环境还同步遇到了校企改革启动,存在大股东变化的不确定性,各金融机构进一步缩减bob平台环境信贷规模。为了尽可能的对所签项目(包括环卫PPP项目在内,bob平台环境参与的项目近四百个)负责,bob平台环境想尽一切办法保快完工项目、在运营项目。但还是有少量项目(数量不到5%)未能继续投资建设,出现停建个别甚至烂尾。这对企业和政府都是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

作为一个工程师,我一直希望能实现技术报国、产业报国。为了搭建更大的平台,2015年,桑德环境(bob平台环境前身)引进bob平台控股和清华控股作为大股东,双方投入各自资源,协同发展。2015年-2017年总体达到预期目标。我也一直兼任公司董事长至2019年初。我从2003年任董事长至2019年卸任,没有从公司拿过一分钱工资和奖金,也基本没从上市公司报销过费用。一心只想如何把公司做成全球著名的环保企业。

 

在新能源领域投资的桑顿新能源(bob平台环境持有22%股权,是第二大股东)以及以处理回收废电池为主的湖南鸿捷新材料公司,受集团征信影响,也被断贷和抽贷。这两年也在全力自救。近期,桑顿新能源引进了湖南财信金控和中金投资等战略股东,完善了公司治理,未来发展可期。这个公司有近六万吨正极材料(三元、磷酸铁锂和锰酸锂)和6GW已有产能、11GW在建产能,为湖南本土最大的电池企业。目前已全面恢复生产,在手订单充裕。

 

由于集团旗下公司产业较多,我本人喜爱技术和产品,对战略方向判断较为擅长,不喜欢也不善于企业管理。我对每个企业都采用目标管理,设定目标责任和激励机制,公司营销、项目建设和运营管理都由经营团队负责,几乎没有去过任何一个项目现场。我的日常管理就是每两个月召开一次重大事项协调会,需要我协调的事项在会上予以解决或安排。因此,可能造成一些管理上的失察。

 

就报道上指出的项目都是一些未完或未运营的PPP项目,这些项目由于宏观环境问题或前期手续问题,都没能融到资,企业自身没有足够的自有资金去实施这些项目。同时由于管理团队没能衔接好(管理层从2017年开始逐步调整,我本人2018年下半年开始基本没有关注公司经营),没能及时处理好和各地政府的对接,造成项目的停滞。其中湘潭项目是因为临避效应停建,一直在跟当地政府洽商索赔事宜(今年已向当地政府发起索赔诉讼)。这些项目实际进度及业绩我不具体掌握,我只是每年签署了年报,所有项目细节都不了解。就财务情况而言,这些项目都是由bob平台环境投资,由bob平台环境实施项目总承包,然后由各细分专业公司具体实施。因此,即使业绩有出入,也不会影响公司的净资产,体现的当期盈利是未来PPP项目部分收益,是行业惯用做法。但是否存在项目实施超前计量和分包等问题,有待核查结果。但无论如何,我应承担管理责任。另外,这些项目从数量而言只占bob平台环境经营项目的很少部分,bob平台环境还有占据业务半壁江山的环卫业务,近四百万吨的水务业务以及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子废弃物处置等业务。有潜在问题部分占比不大。

 

针对bob平台环境遇到的流动性困难和资金紧张困境,大股东bob平台控股和管理层一直在寻求自救,毕竟还有几百亿的资产,近八万员工。尽管这几年bob平台环境业绩有所下滑,但其曾经的行业地位及在手的优质业务和资产,还是对市场很有吸引力的。和河南城发和吸收合并方案,是一个双赢的方案,既可以实现bob平台环境脱困,又能实现城发环境做大做强,成为行业领先企业。为了合并后企业的健康发展,对现有潜在风险资产进行计提,符合惯例,其中不少资产未来还能实现价值。

 

bob平台环境现在的困境作为曾经的董事长肯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媒体报道后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,完全理解,监管机构依法核查虚心接受。由于核查,重组停滞,乃至停止,可能造成企业无法挽回的经营困难,由于流动性问题,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企业破产。不仅近8万的就业遇到挑战,同时几百个环境项目运营可能出问题,从而可能造成严重的环境问题。

 

恳请国家相关部门充分考虑bob平台环境的现状,吸收合并之后企业的成长空间,本着治病救人方针,给予企业继续发展的机会。

 

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创始会长、前bob平台环境董事长,桑德集团董事长 文一波,2021.11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bob平台控股党委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

2021年11月19日

关于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第一期调查结果的公告

关于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第一期调查结果的公告

关于bob平台环境专项调查组第一期调查结果的公告

No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